姜榕

昊楚| 其实唐昊一开始谁都不喜欢

·有点欧欧吸
·梗cr空间


唐昊其实一开始不怎么喜欢楚云秀的。

刚入荣耀没多久唐昊就被身边朋友安利了几个女选手。一群大老爷们中,长发飘飘的美女总是令人瞩目。

从姿色上来说,唐昊对苏沐橙和楚云秀并没有太大的喜恶评判。但他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温婉一点,娇柔一点。同是南方姑娘,楚云秀被粉丝称为女王,苏沐橙就是女神。年轻的唐昊同学点点头。默认了粉丝的戏称。

这么个认知一直深埋在唐昊心底,以至于第八赛季呼啸全盛期对上烟雨的时候唐昊根本没把烟雨放在眼里。

赛前握手时,唐昊心不在焉的想着昨晚在呼啸训练室里讨论的战术。轮到双方队长握手的时候,唐昊还来不及感叹掌心触感突然变细腻了就被楚云秀一下捏回了神。唐昊傻了,出道至今还没一个前辈这么对他。更何况今年他还成功的打赢了第一流氓林敬言,好好出了一把风头。打比赛的时候楚云秀从来不穿有根的鞋子,于是与唐昊对视就得微微仰着脑袋,这让她有些不耐。她淡淡留下一句“加油。”后率先松开握住唐昊的手,向着操作室走。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啊?

唐昊无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也转身朝着呼啸操作室走。

全盛时期的呼啸赢烟雨自然没有太艰难,但烟雨也没特意给他好果子吃。当烟雨只剩下风城烟雨一名角色时,唐昊已经在心底默默开始庆祝比赛胜利了。哪想风城烟雨操作方向一改,硬生生又耗死了一名呼啸角色。唐昊心下警铃大响,不敢大意。最后唐三打近身一顿操作,风城烟雨才耗尽血量倒下。此时唐三打的血线也将将逼近红线。

场中瞬间爆发出热烈欢呼声。他喜滋滋的带着队员回到台上等着看楚云秀也许会带着那么一点难过神色的脸。可楚云秀神色依旧,似乎刚刚的一场比赛都没有发生过。她不过只是下场喝了口水,上了个卫生间又回来了一般。客套之余唐昊忍不住追问,你输了都不难过吗一类的尴尬问题,楚云秀抬眼瞧了他一眼又将视线投去别的地方。

“胜败都很正常,下一轮要加油。”

唐昊怔怔看着丢下这句话就面带微笑去回应主持人采访的楚云秀,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再有人问他,苏沐橙和楚云秀更喜欢哪一个云云的问题。他依旧会毫不含糊的选择苏沐橙。因为比起还没对上的苏沐橙来说,楚云秀更是个可敬的对手。

唐昊想。

制杖工作室的第一本同人志,请多多关注ww
有需要预定的Lofter与我联系,感谢关注w

glory live 楚云秀中心

#glory live# #跟风x#

楚云秀中心

冬季常服R 觉醒滑雪装R

烟雨队服SR 觉醒烟雨队服训练SR

夏季常服R 觉醒泳衣R

国家队队服SR 觉醒举奖杯SR

睡衣看电视SR 觉醒睡颜SR

UR的话…

情人节特典围裙做巧克力 觉醒微脸红递巧克力

常服站衣柜前找衣服 觉醒黑纱晚礼服

还有拼图的

和李华拼图训练室同台电脑训练

和苏沐橙拼图逛街

和叶修拼图靠一起抽烟

和张佳乐一起扎头发

和戴妍琦在海边泳装戏水

和张新杰拼图吃酸辣粉

还有各种奇怪的paro

什么婚纱 黑帮 糖果装 烧饭装 童话礼服 什么乱七八糟的

#感谢想起这个paro的人炸开了我的脑洞#

817静候灵归

#静候灵归# #不喜勿喷# 

8.17,张起灵出青铜门的日子。

吴邪和王月半按照十年前的约定带上装备去接小哥。

 十年 足够让一个人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38岁的吴邪早已不是那个可爱的天真。

他变了,

变得更加的成熟。 

“哎哟小天真啊走吧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啊!”

杭州西冷印社的某家古董店里传出了这么个声音。 

“好。走吧。” 

这原属于天真的声音在十年里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变的略有沧桑。 

“哎天真,你说我们看见小哥的时候他该是怎么个样子啊?长头发的高冷美男说不定还深得现在小女孩子的欢心吧?” 胖子谈起小哥简直是眉飞色舞。

吴邪对画面稍作想象,嘴角也是轻轻勾了勾。

 “也是啊。” 

到了长白脚下,相视而笑,进了长白山,大开杀戒。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了十年。 

“天真,胖爷我只能送到这儿了。接下来的路,由你自己走。” 

胖子举起枪,射出最后一枚子弹后看着天真笑了笑。

 “你身后就是青铜门了。天真,带小哥回家。” 

在吴邪的眼里,王胖子此时倒是有些潇洒。大手一挥,胖子转身离开了视线。 

吴邪的眼眶有些湿润,但他知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拿出鬼玺印在门上,青铜门慢慢的打开了。

 门打开的时候还有咯吱咯吱的声响。

那是承载了无数个春秋岁月的最好证明。 

吴邪迫不及待的跑了进去,他认真的扫视着青铜门里的每一处。 

什么终极

 什么守护 

他只知道,他要见他。 

“小哥!!” 

一具人骨映入他眼帘,他急忙跑过去查看。

 是他, 真的是他。 

可是他早已,

变成了尸骨。

 吴邪看着那具尸体,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不是说好十年后我来接你的吗 

不是说好十年后我们团聚的吗 

为什么你已经…离我们而去… 

泪水夺眶而出。滴在人的骨头上。

 用我十年换你一生天真。 

小哥,这次,轮到我来守护你了。

叶楚 楚云秀生贺

#点文之一# #ooc#

『明天下午九点xx街的甜品店见。』

又是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消息闪现在了叶修的QQ信息列表。

抬头瞥了眼电脑右上角的信息提醒,叶修嘴角向上勾了勾。左手娴熟的拿着烟悠悠吐出一个烟圈。右手打了单字 好 回给了发信人。

不用想,楚云秀又发消息叫叶修出来约会了。

可叶修又何尝不知楚云秀的小心思?

8.3 荣耀联盟第一女王楚云秀的生日。微博上的话题早在几天前就被刷上了热搜榜。

第二天早上,太阳高照。从H市的街上望去,有个并不高挑却拥有极高回头率的美人。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女人化了淡妆的眼睛。

“云秀”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走近了女人。女人未待人走近,冲过去抱住了男人。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凭着细长的高跟鞋,女人仰仰头,吻了吻人嘴角。

“哟这一见面就这么主动啊?哥可经受不起。”

楚云秀一反往态的挽住了叶修的手,“走啦去吃东西!” “好好” 叶修无奈的任人挽着。

甜品店装满流苏吊链的环境更是方便了两人的约会。

“两份Rasgullas和两杯咖啡”

叶修毫不犹豫的报出了点的甜品。

“哟?现在口味随我了?”楚云秀挑挑眉看着身旁的人。”

“是啊我的女王大人。甜得发腻与苦的要死。也真亏你想得出来。”叶修接过营业员的找钱。带着楚云秀来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拉开位置,坐下。聊聊家常荣耀,尝尝甜品咖啡,是再好不过了。这样的平静一直持续到了一个路痴荣耀粉丝的走错位置。

“哎哎哎我说你们都到了竟然不带我一个够不够意思啊真是秀恩爱死得快啊这么努力亲身给素材我专门给你画同人本啊到时候免费给你们啊真是都不等等——”

楚云秀和叶修都明显的愣了愣,看着一个女孩子掀开流苏链,到连声道歉,再到尖叫着喊楚云秀和叶修出来约会了。二人都是一脸这女孩子是黄少天的粉丝吧的样子。

叶修先反应了过来,啧了一声便拉起楚云秀跑了出去。

女粉丝的尖叫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而观。再加上叶修和楚云秀这样一线职业选手的身份,更是惹来了荣耀玩家的围观。

“跑!”

一声简短有力的命令下达,叶修拉着楚云秀跑出了甜品店。

“呼…呼…叶…叶修你慢点慢点!我还穿着高跟鞋啊!”楚云秀不愧是联盟女王,踩着高跟鞋也能跟上叶修的步伐,只是体力越来越不支。

“走这边!”

叶修拉着楚云秀的手,拐进了一条黑黑的小路。楚云秀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抬头便看见叶修悠闲自得的拿了根烟出来抽。

“我靠你个宅男跑了这么久竟然气儿都不喘吗?!”

楚云秀难以置信的看着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叶修伸出手把楚云秀额前的一缕发丝挂到楚云秀耳朵后面。

“哥可是练过的。”“鬼信啊?”

楚云秀瞥了眼叶修,叼着烟抱臂靠墙站着恢复体力。叶修像是想到了什么,侧身拿下了楚云秀嘴里的烟,扔到脚下踩灭了。“女孩子抽烟不好。”

楚云秀愣了愣,作势要用高跟鞋踩叶修,“卧槽你知不知道这包烟很贵的你就这么灭了我才抽了几口啊?!”柳叶眉轻轻皱起,看着眼前的男人跟着拿下自己嘴里的烟踩灭了。

“云秀。”

叶修搂楚云秀入怀,声线像是刻意压低了,竟脱去了嘲讽,染上了一丝温柔的味道。

“嗯?”楚云秀抬头对视着人的眼睛。叶修勾着楚云秀的下巴,把千情万绪都化作一吻。

“生日快乐。”

花秀☆那些年

☆短 慎 ooc

那时年幼,深秋的弄堂里,枫叶飘扬。一个年纪虽小却已妖艳般帅气的小男孩正掐着嗓子练声。未着戏服,却已有一派宗师的气场。

“二爷爷,小花哥哥 ”

稚嫩的女声回荡在门口的巷子里。

“秀秀来了啊。”

戏声戛然而止,小男孩挥着手向女孩所处走去。刚还是高深莫测的脸上流露出了真切的笑颜。

记得一年春节,她家里人忙,没人理她。她便来找他。

二爷院子门口,女孩一见男孩便紧紧攥住男孩的手。

“小花哥哥陪我去参加年会吧!”

她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期待。

那时她不知,他早已在庭院里待她许久。只怕她见不到自己会失望。

那时,天下着雪。京城的冬日,冰冷刺骨。

一个假日,她的两个哥哥带她去看他的戏。两个哥哥跑得快,并无顾忌身后的她。她摔倒了,膝盖被石地磨破了皮。两位哥哥一边责怪她体弱一边拉着她又跑了一段。她泪眼婆娑,膝盖却早已被鲜血染红。她咬紧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

他在台上唱,台下也听得入迷。血味在空气中蔓延,鼻尖的他在台下扫视着,见她伤了,他停了戏声,跳下台,直奔她而去。

解当家的戏子生涯中唯一一次失败便是由此而来。

又是一年过去了,那时她已15了。那日又是一个大年夜。他又去找她,他也仍在等她。与多年前仿佛一样。

只是这次,他送了她一串糖葫芦。

从那时起,她的笑颜深深映入他的脑中。

岁月光阴般流逝,一转眼,4年过去了。

他和吴邪他们去了张家古楼。霍仙姑也去了。后来,他受了重伤,霍仙姑也去世了。

当她得知奶奶去世后近乎崩溃。眼泪不受自主的淌下。当她去看他是,好看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秀秀…你是霍当家了…要…担当起…责任…啊…”昏迷中他不住地念叨这句话。她泪如决堤,扑在他身上哭着。

墓里,世事无常。

那年,他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她唱着他最爱的《霸王别姬》在他墓上放上一株西府海棠。这首戏曲她为他练了许久,而如今,再也没有机会给他唱了。

他的墓不大,不久便被海棠掩盖。

30多个春秋过去了,她每周都会去看他。30多年了,他的墓前,海棠不败。

又过了30多年,她也去了,去陪她了。

走时很安宁,甚至,是快乐了。

七姑娘相隔了60余年的笑容,久违了。

后来解霍两家定了规矩,两家当家每年都会一起去一个地方,植海棠,焚戏装。

一簇簇西府海棠之上,仿佛有两个透明人影,一男,一女。十指相扣。

☆叶楚☆ 论心脏攻略女王 点文

☆短,慎
☆不喜按叉不接受谈人生
兴欣VS烟雨的季后赛,官方买足了噱头。

7:3!叶修看着闪动的记分牌,右手习惯性的去摸烟盒,却摸了个空。靠!叶修暗搓搓的骂了自己一句,比赛房间不能抽烟,怎么就给忘了。叶修打开房门,抓起桌上在比赛前缴上的烟和打火机溜出了赛场。

此时正处夏末秋初,苏州的天气更是万里无云。


“啧,刺眼啊。”眼前的男人叼着烟,含糊不清的感叹着,“呦云秀大大。”叶修无意间瞟见了靠在阴凉处的楚云秀,挥了挥手走近。后者沉默的看着胜者,眼中的自嘲加深了几分。

“叶修大大怎么有时间出来?不去新闻发布会?”

“沐橙能自己搞定哥就不去了呗。”楚云秀轻瞥一眼叶修口中的烟,有些后悔没带烟出来。

“来一根?”叶修仿佛看穿了楚云秀的心思,抽出一根烟。

楚云秀爽快的接过烟,却因没有火而略显尴尬。

“借个火。”

狠狠心,楚云秀仰起头,口中咬紧烟。两个烟头触碰到了一起,零零碎碎的火星掉落在地上。心中默默吐槽了这个姿势,迅速的站开,右手娴熟的夹住烟幽幽吐出了烟圈。

“云秀啊,”不符合性格的低沉男中音响起,吓的云秀手一抖,斜眼看了身旁的男人。“怎么?”

“和哥交往呗?”

“什…什么?”云秀明显是被惊吓到了,少见的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联盟中早有传闻叶修喜欢楚云秀,但那仅仅只是传闻罢了。两人对此事的一致否认让此事不了了之。现在看来,不得不信。


“卧槽叶修你干嘛!”眼前的亮光呼的变暗,比自己高上将近十厘米的男人挡住了她的视线。男人右手轻轻挡在女人身后的墙上。

卧槽。有生之年姐竟然被壁咚了。


脑中弹幕不断刷新,人儿也是愣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考虑的怎么样?”

男人压低的声线使得墙上人儿颤了颤,呼出的热气更是直接拂过女人的耳朵。下意识地回头闪避在男人眼里不过是害羞的表现。

“叶修!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有同意做你女友!?这么正大光明被别人拍到怎么办你想过没有!”楚云秀推开叶修,好看的柳叶眉轻轻皱起。

“抱歉,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也是可以——”

“可…!”话音未落,云秀下意识地打断了叶修的话。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的楚云秀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脑中魂牵梦萦的男人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在她被娱乐效应压得喘不过气想放弃时鼓励她的,是他;当她到兴欣玩晚上看电视剧却无意入眠后给她盖上被子的,是他;每每当她取得成功时,第一个给予她鼓励和祝福的,也是他。

楚云秀喜欢叶修。喜欢的不得了。

“和我交往明天先交一万字的意向书!做好觉悟了吗!”

“好!”叶修爽快的答应了,喜悦溢于言表。

“新闻发布会该结束了,回去吧。既然来了烟雨的地盘,也没有不招待你们的道理不是?”
“那么就拜托你了,叶夫人~”
“…滚!”

不知不觉里,夕阳西下。橙黄色的阳光把两人嬉戏打闹的影子拖的好长—好长—

我一定会用尽一生来爱你的。叶修的嘴角扬起了甜蜜的微笑。

————————————

喻黄 男友衬衫


“少天,起来了”

清晨,依旧是喻文州的的喊早拉开了一天的帷幕。


“唔…队长你拉上窗帘成不好亮啊让不让睡觉了嘛”


床上,一个蓬松的被子团因喻文州拉开窗帘而投射进阳光感到不快,慢慢的蠕动着。

“今天要去参加蓝雨和兴欣的联谊粉丝见面会,”喻文州无奈的叹了口气,扯了扯被子团“少天你忘了么?你不想到的比叶修还晚吧?”

“不想!本剑圣怎么可能去的要比叶不修那个死不要脸的人还晚…!”被子里传来的声音终于染上了一丝坚定。一个毛茸茸的栗色脑袋从被窝里冒了出来。

“那就起来^_^”喻文州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被子,“不起来的话——”喻文州扣住黄少天的手腕,准确的吻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待两人都快吻到窒息,喻文州才放开黄少天,站起了身。“我去烧早餐,你快点起来吧。”


轻喘着的黄少天满脸绯红,嘟囔着随手拿起一件白色衬衫穿上了。

“队长队长我怎么觉得这件衣服变大了啊?”

“嗯?”喻文州转头看向黄少天,脸上渐渐浮现出不明意味的笑,“可能少天瘦了吧,来吃饭。”

吃完饭,两人赶到了现场。

“靠靠靠靠靠还是比叶修来的晚!!老叶你说你个天天迟到的人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一秒看见叼着烟的叶修,黄少天的嘴炮又开动了。

“呵呵,我们的剑圣大大今天可是来晚了。昨晚和文洲运动过度了啊?”“滚滚滚滚滚!你才运动过度了!”真是好不热闹…喻文州头疼的拉住黄少天:

“叶神好啊,我还要带少天来回逛逛就先失陪了。”

“啧啧走好。”叶修右手夹住烟,轻轻点了点烟灰,“秀恩爱秀到这种境界看来得让小戴和云秀来一趟了。”

活动结束,蓝雨的剑与诅咒正打算离场时,嗒嗒的高跟鞋声传来。定睛一看,楚云秀和戴妍琦都来了。

前者抽着烟,满脸惊讶;后者抱着一本画册和手机,两眼发光。

“叶修今天良心啊还真没骗我们。”

“是啊是啊是啊叶神太棒了我新的本子有素材了嗷嗷嗷嗷嗷云秀姐快帮我拍照片!”

“两位有什么事么?没事的话我和少天还要回去呢。”喻文州抢先一步挡住了眼前两人灼热的目光。

“诶诶诶小戴云秀你们好啊今天怎么来了啊果然是因为本剑圣太帅了么哈哈哈——”

“老叶打电话给我说今天来这儿有惊喜,我就顺便把小戴一起拖过来了。现在看看老叶还真没骗人啊啧啧啧。”楚云秀笑着,夹住烟幽幽呼出烟圈。胜利似的举起手中的手机。手机里赫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今天见面会的合照。

“哎哟本剑圣真帅!”黄少天凑上前去,却不想被喻文州拉走了。“那还有事情么?没事情我们真的要回去了。”喻文州抱歉的冲两人笑了笑。“没事了,走吧。回见。”喻队黄少走好走好!”

待喻文州黄少天走远,楚云秀和戴妍琦相视一笑,拿起了手机。

回到宾馆,喻文州未待黄少天说任何话,重重的把人压在门上。

双手抑制住黄少天双手的行动,压在耳垂旁。由于身高优势,喻文州低下头轻轻舔舐着人的锁骨,只留下黄少天的喘息。

“少天你知道今天你穿的是我的衬衫么?”喻文州咬了咬黄少天的锁骨,激起墙上人儿的一阵娇喘,

“忍了一天了,晚上就补偿补偿我吧。”

此时的黄少天早已没有力气反抗喻文州,任由人咬。

桌上的手机闪了闪,跳出了一条微博热门提示:『楚云秀V:公然秀男友衬衫啊啧啧啧[图片]@戴妍琦V @叶修V』

手机发出的弱光照亮了两人的动作,一夜旖旎。

B wocccccccccc我又烂尾!!QAQ少天不许嫌弃我的贺文!有些晚了抱歉,最后再来一句,祝群里那只少天生日快乐!

双叶兄弟生日快乐啊

听说你们明天都要给叶修祝生日啊,我就问问谁还记得叶秋。虽是一个配角,霸道(bu)总裁。是每年都会吼叶修回家过年的人。5.29叶修生日快乐,叶秋生日快乐。这个生日,兄弟俩都回家过吧。

喻楚 十粉点文

#喻楚# #起床梗# #ooc慎#
“叮铃铃—叮铃铃—”
满天星斗还尚未散尽,叶子上的露水还尚未滴下,喻文州家的闹钟便尽职尽责的开始了工作。
啪嗒一声,喻文州揉着微乱的头发,起身按掉了闹钟。
修长的手轻轻靠在额头,待醒透彻,俯身在身旁的女子耳边轻轻道“云秀,起来了。”
“唔嗯…文洲我再睡会儿…”楚云秀翻了个身,手无意识的搂住了喻文州的腰。
几丝黑发滑落在脸庞,喻文州无奈的笑笑,灵活的手指勾起黑发,整理到耳廓后。
“再不起来明天也就不用起来了哦”低沉的男中音在楚云秀耳边响起。
卧槽!
楚云秀瞬间清醒了,在心里默默的刷了32次卧槽。
“不要。”心里这么想着,肉体还是留恋那温暖的被窝。
从暖暖的被窝里出来,去到寒风刺骨的外面,呵,怎么可能。
“不是说好要和小戴沐橙他们去逛街么?不去了?”男人轻咬住女人的耳垂摩挲着。
色气!
太色气!!
色气炸了!!!
楚云秀闭上眼睛下了下决心,柳叶眉轻皱,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好了好了我起来就是了!”
“穿好衣服,今天有点冷。”喻文州跟着坐了起来,随手拿过一件白衬衫套上扣扣子,脸上挂着标准的45°微笑。
穿衣洗漱完毕,楚云秀拿起跨包准备出门。“我走———”话音还未落下,下巴被人抬起,略有惊讶的眼眸对上笑意盈盈的眸子。
“今天真美。”喻文州笑着道。
“谢谢夸奖,穿那么正式要去干嘛啊?我可是会吃醋的。”右手准确无误的抓住男人领带迅速的朝自己的方向扯过。
空气都仿佛暧昧了。
“行了我要迟到了。那么我走了,喻先生。”楚云秀退开一步,转身拿起钥匙扭开了大门。
“一路小心,喻太太。”
喻文州永远不会知道,那一刻楚云秀脸上的笑容,那么的甜。
————————————————
后记:卧槽我真的不会写喻总的苏啊qaq!ooc见谅!po真的有用心写…